世事何曾是绝对

目录 思考

上个星期准备了四门专业课的考试,非常疲惫,但还是抽空看完了卡尔维诺的『分成两半的子爵』。这是个挺魔幻的故事。在战争中,一个子爵身体被炸成了两半,但都存活了下来。一半子爵无恶不作,另一半子爵则是基督再世。故事结尾,两半子爵合二为一,体现了卡尔维诺对辩证的思考。

我猜测,很多人和我一样,认为代表善的那半子爵应该存活,代表恶的子爵应该被绞死,于是世间该多么美好。但看完小说后,我又有了新的思考。事实上,邪恶的子爵虽然无恶不作,但他坚毅果敢,决策利落;而善良的子爵则优柔寡断,处处留情。

合二为一的子爵经历过极端的善与恶,在治理领地时,变得智慧多多。这个寓意深刻的结尾,也恰好对应了题图辩证的内涵:如果你只看到太极图黑的那一部分,忽略了白的另一侧,那么你并不拥有这一枚太极。

同理,理性与感性,公平与效率,成熟与天真,依赖与独立,这些承袭自笛卡尔二分法的概念为我们的思考提供了便利,却也遗毒不少。截然二分,让我们误以为它们对立,却忘了它们本可以融合。

我想起了之前看的一篇讨论工作与生活关系的文章:

平衡工作和生活是一种错误的思维模式,因为在考虑平衡的时候,我们会不由自主的把工作和生活对立起来,陷入非此即彼的二元思维陷阱。但是,工作和生活并非完全对立,它们可以相互融合。

这篇文章角度真是很独特,看完这篇文章后的好几天,我都一直在咀嚼这个观点。我后来才觉察,这个观点的优美之处恰恰在于,辩证。

于是我对辩证逻辑越来越感兴趣,又查阅了一些关于形式逻辑和辩证逻辑的相关资料。在一本『 Mindware : tools for smart thinking 』里,作者引用了一些研究,提出了五类辩证思维:

  • relations and context(关系和背景)
  • anti formalism(反形式主义)
  • contradiction(矛盾)
  • change(改变)
  • uncertainty(不确定性)

此外,我在王烁的『我们为什么总是看错人』一书中,非常巧合地看到一篇观点相似的文章,这篇文章提出一个更为简单粗暴的观点,自相矛盾才有第一等智慧。作者引用了『了不起的盖茨比』作者菲茨杰拉德的一句名言:

同时葆有全然相反的两种观念,还能正常行事,是第一流智慧的标志

我同样看过作者在文中引用的一本书,但当时真是太年轻,还没有充分领悟辩证的优美。积极心理学三巨头之一的契科夫米哈赖提出,辩证,或者说矛盾,与创造力高度相关。

有创造力的人没有单一的风格,既可以是修士也可以是唐璜,惟一共通的地方就是复杂:同时拥有相互矛盾的两个极端,并在两者之间自如转换。他们既精力充沛又安静,既专注又松驰,既外向又内向,既骄傲又谦卑,既聪明又天真,既有想象力又务实,既爱嬉戏又有纪律,既有激情又能超脱客观,既革命又传统,以及,拥有跨越性别的气质

我想起之前在概率论课堂上学习的贝叶斯推理。每个人都应该充分了解面临的困境,然后根据最可靠最即时的信息,做出自己的判断和决策。普通人只想解决矛盾,而智者不惧矛盾,只怕信息不足。他们会根据足够多的信息,在矛盾的两极中自由切换。

这种辩证的智慧值得用一生去追求。